qq音速错误126 投资猎手郭广昌:从寒门少年到上海富豪

将本文分享至:

郭广昌既不是中国首富,也谈不上显赫,按他自己的说法,也不是最聪明的。但在其47年的人生岁月中,他从一文不名的乡下人一跃成为屈指可数的富豪。作为立志于成为全球投资集团的复

 

郭广昌既不是中国首富,也谈不上显赫,按他自己的说法,也不是最聪明的。但在其47年的人生岁月中,他从一文不名的乡下人一跃成为屈指可数的富豪。

作为立志于成为全球投资集团的复星集团的掌门人,郭广昌这几年在全球各地买下的资产不能说是最贵的,但单就交易的多样性而言,复星可以傲视群雄。

20年前,郭广昌辞去复旦大学团委的“铁饭碗”,开始了骑着自行车满大街做问卷调查的创业生活,当时的他也许自己都没有想到,若干年后可以成为登上2013年福布斯财富榜的最年轻的中国富豪。

在2012年福布斯杂志公布的全球富豪排行榜上,郭广昌以24亿美元的资产,位列521位。即使已经是100多亿美元的身价,他依然是最初的那一副典型浙江男子的面孔,高额头、高颧骨、瘦长脸,但在一副眼镜的背后,却一直是目光如炬,像一个无声无息潜伏在草丛中的猎手,随时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作为复星集团的董事长,郭广昌的猎物,就是一个个有价值的投资项目,从医药到地产再到钢铁和商业,猎手都在合适的时间抓住了合适的机会。如今,猎手比以前更忙了,因为作为定位越来越清晰的投资集团,复星已经开始关注资产管理与全球投资。

郭广昌公司的名字体现了他所珍视的大学教育:复星的意思是“复旦大学之星”。这所上海最负盛名的学府是他的母校。他在复旦不光获得了一个哲学学位,还锻炼出一副生意头脑——晚自习结束后,他会挨个敲开男生宿舍的门推销面包,这样他每天晚上能挣5块钱。这点钱听上去微不足道,但要知道,他当时每月的开销也不过30元而已。

1989年毕业后,他曾计划到海外留学,但最后却用这笔交学费的钱,在1992年与大学时期的三个好友(他们现在都还继续持股)共同创立了复星。复星集团今天已是中国最大的私有企业集团。公司创始至今已22载,其投资业务跨度从钢铁到矿业,从旅游到医药。

复星商业帝国的崛起

1992年 郭广昌与复旦大学的同学一起,用38000元人民币的启动资金创建了上海广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主营市场调研业务。广信后来获得了复星集团的原始股。

1994年 扩大投资进入房地产和医药行业。

2004年 复星国际在香港成立,2007年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整体上市。

2010年 收购地中海俱乐部7.1%股份,这是中国上市公司首次直接持有法国上市公司股份。

2012年 与保德信金融集团合资创建复星保德信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投资中国最大的私有银行民生银行。

2014年 在葡萄牙最大保险集团Caixa Seguros股权招投标中胜出,以10亿欧元收购80%股份。其他投资项目包括马来西亚连锁餐厅食之秘,以及美国电影制作公司第八工作室。还提高了收购地中海俱乐部的价格。

从寒门少年到上海富豪

小时候的郭广昌,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小的郭广昌很懂事,看到家境贫寒,他没有一点怨言,反而把为父母分忧当成自己的责任,看到父亲外出打工他就早早起床,为父亲把行李准备好。父亲不在的时候,他就对母亲说,我现在是家里的男人,有什么事我扛着。母亲听着他稚嫩的声音,为这个孩子的早熟感到欣慰,同时也有点无奈。

可能是因为对生活的思考用情太专,以致在人际交往中,郭广昌给人的感觉总是捉襟见肘。这种习惯在他做企业时也有所体现,员工大会上,郭广昌很少发言,就算发言也总是言简意赅,把该说的说完,一句闲话都没有。反而是身边的梁信军充当着上下打点的角色,有什么事情总是他把局面打开,郭广昌负责幕后指挥。

然而,郭广昌是平和的,旁人印象中的他是个非常容易相处的人,如果请他帮忙,他总是很热心。早在广信创业的时候,有个高中同学来上海找工作,郭广昌就帮这位同学联系工作、安排住宿,对待同学就跟对待家人一样,而他们在高中时代也只是见面点头的交情。郭广昌从小就喜欢用心去关照身边的一切。初中时,他读了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从此便更加着迷哲学这回事。中学时令他最为自豪的是作文课上老师总是请他讲解文章中引用的哲学理论,此时的郭广昌认为自己将来最理想的职业是成为一名哲学家或社会学家。

当时学校有一个小小的图书室,虽然藏书不多,但是有很多记载浙商历史和打拼经历的史料,郭广昌幸运地接触到了这些书籍,往往在图书室一泡就是几个小时。喜欢哲学的郭广昌对这些商业传奇也非常感兴趣,对浙商的故事更是熟记于心。这是他第一次沉迷于思索之外的事情,也许,正是这些书使他种下了对商战智慧的热爱。

秋天的东阳火车站,落叶飘洒,景色迷人,从这里出发沿公路驱车20分钟就到了横店城区。天空中清冽的暮霭令人感受到些许凉意,远处的山脉绵延不绝,将名镇横店围绕在环抱中,勾勒出横店湖光山色的动人天地。

成名后的郭广昌和这里并未失去联系。生于此、长于此的郭广昌,身上流淌着浙江商人的血液:睿智、朴实而坚定,做事低调,做人务实。这个长着一张瘦长面孔的年轻富豪,常常把家乡的土壤挂在嘴边,是浙商的优良传统使他从一坠地便拥有了先天的商业智慧。也许是财富的光环太耀眼了,2005年,随着复星在香港整体上市,胡润和福布斯不约而同地把“上海首富”的招牌交到了郭广昌手中。由此,这个年富力强的复星掌门人与廊檐巍峨的影视基地一起,成了横店的活广告。

如何从万元做到百亿

有很多人看不清复星集团的投资逻辑,尤其是在它有了保险这个轮子后,投旅游、投消费,还要收购500家医院。

但郭广昌说,复星的投资是“形乱而神不乱”,“我们所有的投资都是围绕两个主线:第一个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第二是在这不同的阶段里面,中国人需要生活方式提升所带来的提升,我们的神就这两个。”

从1993年的借来的3.8万元作为起步资金,到现在身家超过400亿,郭广昌只用了21年时间,让自己的财富滚雪球般增长,也缔造了一个庞大的财富帝国。郭广昌的成功,离不开从大学毕业就一起与他创业的几个朋友:梁信军、汪群斌、范伟。这个被业内称为“最佳合伙人”的团体不断交出靓丽的成绩单:过去20年,复星投了70余个项目,年回报率超过30%。

1992年,4人凑足了10万元创建广信科技咨询公司(源于郭广昌和梁信军的名字,1993年更名为复星科技)时,郭广昌是复旦大学团委干部,梁信军是校团委调研部长,汪群斌是生命学院团总支书记,范伟是学校誊印社的经理。

如果要给郭广昌的创富经历找几个重要的时间点,1992年,是绝对不能缺少的一个。在这一年,邓小平发表了南巡讲话,促使郭广昌放弃出国的计划,决定创业。

在多年后,郭广昌回忆起来,表示复星的起步就是一个三无企业,没资金、技术和人才。

如今,当年携手创业的4位同窗好友在复星多元化产业里面独当一面。郭广昌是整个企业集团的灵魂;梁是副董事长兼副总裁,成为复星投资和信息产业的领军人物;汪是复星实业总经理,专攻生物医药;范伟掌管房地产。加上任复星集团监事长的谈剑,梁信军曾称5个人就像5根手指,哪根也少不得。5根手指攥紧,就是一只拳头。

资本积累

1994年,也就是创业后的两年内,郭广昌进入房地产、医药行业;又经过4年实业积累,郭广昌和他的团队开始带着公司一步步与资本接轨。

1998年,复星医药(原上海复星实业有限公司)上市,一次即募集资金3.5亿元;是复星集团的创业和资本积累阶段。

在让产业与资本对接成功后,郭广昌和他的团队开始尝试借用资本链条扩张产业。

2001年11月28日,刚刚成立不到一个月的复星投资与豫园商城签署了控股权转让托管协议,复星投资成为豫园商城新的第一大股东,持有13.25%股权,而豫园商城拥有上海童涵春制药厂53.33%的股权。通过收购豫园商城,复星投资间接控制了童涵春。

截至2014年7月4日,郭广昌在豫园商城11.46%的股权,股票市值为12.18亿元。

2002年复星涉足零售业;2003年,向钢铁行业、证券业进军,投资宁波钢铁,成立南钢联。2004年,投资招金矿业。2007年投资矿产业;2011年进入保险业,与美国保德信金融集团合资成立复星保德信人寿;截至2012年6月,复星集团涉及医药、房地产、钢铁、矿业、零售、服务业等领域。

作为一个投资集团,资金来源很重要。但1998年复星医药上市后,这个问题并没有解决。

“复星医药上市之后,我以为资金问题解决了,的确在2004年以前做得也很好,但是实际上碰到两个问题。第一,中国资本市场的制度建设是不完善的,融资一次和上市一次的成本几乎是一样的。第二,中国银行体系对投资型企业不支持。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中国银行业不支持并购,”郭广昌说,“2004年以后,我们痛定思痛,一定要打开资金渠道。”

3年后,也就是2007年,复星国际在香港上市,搭建了一个全球化的融资平台。

打造资金池子

复星上市后,接下来要走什么路线?这是郭广昌要思考的问题。

郭广昌和他的团队为复星探索了新的生意模式是: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

郭广昌多次强调,复星的国际化路径有所不同,并非单纯要收购某个国际一流企业或者控股,而是希望借助中国市场升级的机会、借用中国资本走出去的机遇,与国际一流企业建立长期合作、共赢的伙伴关系。

复星这种新的生意模式,有一个先试验后放大的过程。第一单是2010年6月投资Club Med(地中海俱乐部),第二单是2011年5月投资的Folli Follie。在要与凯雷、黑石竞争的时候,复星全球资源整合能力尽管不如他们,但可以以复星优势为核心,去反向整合全球资源帮他们在中国获得增长。

作为投资集团,资金始终是制约其发展的关键问题。郭广昌面临两种选择,一是自有资金,二是第三方资金,于是与美国保德信成立了保德信基金,GP(普通合伙人)100%是复星来管。但郭广昌并不认为基金这种模式符合复星的投资战略。

最好的模式是管自己的钱,但是量又不够,怎么办?

在任何场合,郭广昌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向巴菲特靠近的野心。这一次,也不例外,他想学习巴菲特,打造自己的第二个轮子,就是以保险为核心的综合金融集团。

2007年,复星参股永安财险。2011年,复星与美国保德信金融集团合资成立复星保德信人寿。2013年1月9日,复星与世界银行集团旗下国际金融公司在香港地区合资成立的鼎睿再保险公司正式开业。至此,复星集团完成了财险、寿险、再保险“三驾马车”驱动的保险业投资布局。

更重要的是,2014年5月,复星正式完成收购葡储蓄总行下属保险集团80%的股份。

“复星现在3000亿元左右的资产,有30%——40%的资产来自于保险。”2014年5月,郭广昌说。

全球资源遇到中国动力

2010年起,复星已花费超过37亿美元在全球进行投资,涉及项目包括欧美时尚品牌、好莱坞电影公司、纽约金融区的著名摩天大楼——第一大通曼哈顿广场等。

与很多中国企业相比,复星集团从资产规模和市值上来看还不够大,但郭广昌却深谙企业做大之道,并一直拥有继续做大的信心和梦想。

一直以来,郭广昌就是在用这种“大格局+强执行力”的思路来引导复星的投资方向,而复星的格局,就是在全球范围内找到了一条“保险+投资”的道路。

作为一个投资集团,怎样降低投资成本的确很重要。目前,复星已经基本完成了财险、寿险、再保险“三驾马车”的布局,先后参股了永安财险、合资成立复星保德信人寿,并在香港投资成立鼎睿再保险公司,今年又将葡萄牙最大的保险公司和美国特种险公司纳入了旗下。之所以布局保险公司,主要就是希望利用保险业务提供的大量现金流,获得更低的融资成本。

在获得低成本的融资资金后,问题又来了,全球去投什么好?又如何与竞争者PK?在这个问题上,复星的“格局”则是“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

“怎么跟别人竞争?我们最有优势的就是能帮助他们在中国发展。”郭广昌说,“所以复星全球化开始起步的时候,我们速度很慢,前面两年只投了两个项目,但是我们明确定位,就是要做一个能够帮助他们在中国发展的投资者,所以逐渐地一年一年过来,我们建立了这样的品牌,现在很多项目开始主动找我们。”

对于如何与“中国动力”相结合,复星也有自己的“格局”,那就是抓住中国中产阶层的崛起。

郭广昌说::“所以我们会需要更多的养老、更多的医疗、更多的旅游、更多的教育、更多的文化娱乐、更多的电影,等等,这些都是复星关注的领域。”

以往,中国的国有企业在进行海外收购时,大多以采矿、石油和天然气资产为目标,但郭广昌则更加关注对外国品牌、技术和金融资产的收购,因为这些能够更好地服务于中国日益崛起的中产阶层消费者。

在格局打开之后,能否达到郭广昌所期望的“执行力”,则需要指望复星团队的建设和公司文化的渗透。

今年以来,郭广昌提得很多的一个词就是“通·融”——如何打通旗下的多个产业,实现众多资源之间的协同利用,以及职能部门和业务部门之间的“通融”,是他一直在思考和要求属下做的。

如何打通?郭广昌认为,首先公司的各个板块之间要“通和融”。没有纯粹的职能条线,所有的职能条线要融入业务、融入谈判、融入到产品设计中,服务于投资。

其次就是进行产业的“通和融”,比如研究怎么将消费跟金融打通,怎么把养老产品跟养老保险产品打通,再比如复星在推动的“蜂巢城市”建设,就是要把房地产开发能力跟金融、健康、文化融合起来,创造核心竞争力。

“如果这些没做上去,那最后是会有危险的。”郭广昌说,“为什么我今年觉得特别紧张,也是在于这里。”

资本猎手郭广昌:从哲学到投资

见过郭广昌的人,都很难将其与一个旗下拥有多家上市子公司的投资大鳄相联系,瘦削、文雅而温和,看起来缺少一点北方企业家的霸气,但事实上,郭从小就对哲学和一些商业传奇很感兴趣。

上初中时,他就读了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从此便更加着迷哲学这回事,当时学校还有一个小小的图书室,有很多记载浙商历史和打拼经历的史料,郭广昌往往在图书室一泡就是几个小时,对浙商的故事更是熟记于心,也许,正是这些书在他心中种下了对商战智慧的热爱。

1985年,郭广昌考入复旦大学哲学系,虽然事后他曾经多次引用《围城》里的那句话,说学哲学等于跟没学差不多,但哲学带给郭广昌的,是思维方式的革命,这样长于思辨的思维,也成为整个复星集团的灵魂。

不过,大学毕业后的郭广昌,并没有直接进入商海,而是在学校团委过了几年的安逸生活,但浙江人与生俱来的商业敏感常常让他感到不安,最终在1992年与梁信军等几位志同道合的同事,注册了广信科技咨询公司,开始做起了咨询生意。

在不足15平方米的小房间里诞生的这家咨询公司,就是复星最早的雏形,当时,公司最值钱的家当,是一台386电脑。为了跑业务,郭广昌不得不经常骑着一辆28寸大横梁自行车穿梭在上海的大街小巷。

不过,也就是在那一年,25岁的郭广昌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通过为元祖、太阳神、乐凯胶卷等公司做市场调查报告,到年底,公司的账目上就存了整整100万元。

1993年,广信更名复星,毕业于复旦遗传工程系的复星“五剑客”中的汪群斌、谈剑、范伟也在这时陆续加入,公司的业务重点,也逐渐转向以基因工程为主体的现代生物医药。随后,也正是一种新型基因诊断产品——PCR乙型肝炎诊断试剂的问世,为复星赚到了第一个“1亿元”。

可以说,在为复星赚下第一桶金的咨询、医药等业务中,能说会道的梁信军以及拥有一技之长的汪群斌等人的作用功不可没,而在之后复星转入多元投资后,郭广昌的“眼光”,才逐渐崭露头角。

1994年,复星进入房地产业,2002年涉足商业零售业,2003年进军钢铁业、证券业,2004年屯兵黄金产业,2007年投资矿业。令人羡慕的是,其所涉足的每一个产业投资,都被认为是正好踩在了中国经济的步点上,在合适的时间做着合适的投资。

深谙哲学思辨的郭广昌将其总结为反周期而动,“投资是在跟自己的人性作斗争,这个人性就是贪婪,当别人都非常紧张的时候你可以勇敢一些,当别人都觉得很想买东西的时候你要更慎重一些。”

在选择投资方向和项目上,郭广昌的确有绝对的发言权。在复星集团的普通员工看来,郭平时说话不多,但思路却非常敏锐而且有前瞻性。不管什么项目,在进入尽调阶段后,郭一般都会参与项目的投资决策沟通会,虽然在会议上发言不多,只会偶尔提出一些问题,但这些问题很多都是下属没有想到也难以回答的。

从2003年开始,复星在资本市场上进行了几场以小吃大的收购秀,很多也都抓住了行业周期的低谷。比如投资招金矿业时,黄金价格还停留在400美元,2005年招金矿业香港上市后,金价已经飙升至600美元,作为第二大股东的复星,投资价值增长了10倍;同样,在购买海翔药业时,复星只投入了不到3000万元,两年后在A股上市,投资回报增长了11倍。

而复星的产业并购也体现了中国哲学中“循序渐进”的思想,所有并购几乎都沿用了逐步控股的办法——先参股,然后控股,再到绝对控股。这种模式的好处是使得目标公司在合作过程中逐步加深了解和信任,从而有利于最后的整合。

多元与专业的平衡

通过产业与资本的结合,让复星在短短的几年内资产迅速膨胀,旗下共发展出上百家公司,以及多家上市公司,涵盖了医药、钢铁、地产、零售等四大领域,当然,这也一度引起外界对复星过度多元化的质疑。

对此,郭广昌曾对记者指出,一家公司同时涉足多个领域,也可以在每个领域都做得很专业,“外界都说综合类企业爱冒险,其实复星与很多企业相比,是很保守的公司。我们投的每个项目,一定要知道产业风险的边在哪里,要知道最大的损失在哪里。”

郭广昌指出,复星一向坚持长时间研究后的稳健投资,对整体环境、行业、企业做持续的研究,从行业中筛选出超过中国GDP增长速度的少数行业,并在这些行业当中,持续跟踪已经成为或者有潜力成为前十强的企业,在跟踪的基础上,再把握最佳的进入时机,争取较低成本的介入机会。而对于想投资的企业,复星都会关注企业盈利的能力、团队的竞争力和资源的竞争力等几个考核指标。比如,对海南铁矿的投资,复星从关注到签署合作意向书就用了将近四年的时间。

一位接近郭广昌的人士也告诉记者,郭做事有魄力,但绝不是莽撞之人,比如打德州扑克时,即使摸到手中的牌已经很理想,郭也不会将全部的筹码押上,最终的结果自然是不会大嬴,也不会大输。

这样的性格,也直接影响着复星的投资理念。在多元化与专业化之间,在整合机会与控制风险之间,郭广昌带着他同样年轻的管理团队,一直努力地寻找着平衡。

复星的一位投资经理告诉记者,一个项目要不要投资,复星的标准有两条,一是从产业角度看,企业从事的行业、开发的产品有没有机会做到前三名,二是企业是否拥有国内一流的团队,去实现经营目标,两者缺一不可,否则再好的机会他们也不做。

而在每投资一个企业前,都需要先拿出一份针对该企业的资本运营报告,此外还会收集一份行业分析师与行业专家所做的行业趋势研究报告,一份投资团队所做的投资论证报告,以及人事、财务、审计、法务四个部门所做的风险以及对策报告,这四份报告是复星的投资决策基础。

发现机会后,更难的则是后续的管理和整合。一般复星对投资控股企业至少要派两个人——财务总监和监事,有条件的话还会派个管法律和管公章的法律总监或办公室副主任,而对于原有管理层,复星一般会通过让管理层持有部分股权的方式达到整合和激励的目的。比如复星投资南钢后,南钢大大小小600多个员工都成了公司的股东,经营者持股暂时无法推行,便采取相应的中期激励方式。

当然,在众多国际多元化投资控股巨头面前,复星依然还算是一个学徒,郭广昌对此也非常清楚,他不止一次在内部对几个世界成功的多元化公司进行过总结,并希望复星能够取所有前辈的长处,柔和之后形成自己的特点。比如要学习GE的前三名战略,学习他“让大象跳舞”的灵活机动的管理哲学,也要学习巴菲特的价值发现、组合投资的精神内核,更要学习李嘉诚那种既有自己操控也有战略投资的产业进退拼合之道,以及保持低负债率迎接发展机遇、保持有节奏而非高密度投资的发展策略。

郭广昌说,复星多年来的战略重点,就是要打造三个价值链,具备三种能力:第一是投资的价值链,在合适的时候,去投资合适的团队、合适的产业;第二是对投资项目进行管理优化、提升价值;第三就是持续地与优质资本对接,现在的复星,既有 A股上市的企业,也有在红筹上市的企业,还有各种债券,并开始了管理基金的业务,希望有更多的资金能够运用,去创造更多的价值。

转型全球投资集团

不过,在复星明确要做“世界一流的投资集团”之后,外界对公司“多而不专”的议论,似乎变得越来越少了。复星从2011年开始全面推进资产管理业务,不仅在国内组建了多个PE平台,还先后与全球知名的金融机构保德信合作成立了私募股权基金,与凯雷成立了复星凯雷基金。公司的目标,是在不久的将来管理1万亿的资产,并且投资方向也开始从国内伸展到了海外。

从2010年开始,一直聚焦国内市场的复星集团,就正式启动了全球化战略。不过,与其他企业“走出去”不同的是,复星的全球化选择,依然专注“中国动力”。

“我们希望用自己‘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的商业模式,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在工业化、后工业服务产业方面,中国还有巨大的潜力。”郭广昌曾告诉记者,“一方面,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稳定的产业投资组合,包括医药健康、房地产、钢铁、矿业、零售、服务业及其他投资,这些投资长期受益于中国经济的成长。另一方面, 我们已经广泛地开展了PE投资业务,并开始进入资产管理业务,实现了投资收益的常态化。”

据记者了解,复星所谓的“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模式,主要是指不以控股为目的,而是通过参股或合资合作,引入符合中国经济未来发展需要的国际品牌、技术、人才、商业模式等,在中国经济成长中创造价值,并与国际合作者分享价值。

2010年7月,复星全球化投资的第一家企业,就是复星上述投资理念落地的样本。公司花费资金约2500万欧元,投资了法国老牌旅游度假村运营商地中海俱乐部,占股仅7.1%,但在投资之后,地中海俱乐部迅速在中国开出了第一家度假村,并计划到2015年在中国开设5家地中海俱乐部度假村,使中国成为地中海俱乐部的第二大市场。

郭广昌透露,作为投资机构来说,未来的10年,复星最关注的投资方向是两类:第一,长期更专注于中国本土公司,比如在消费升级、城市化、金融服务等领域,即使只做本地市场,未来都可能会成长为全球行业前十名的公司。第二,短期会关注那些可以受益于中国市场投资机会的海外公司,比如一些以欧洲为主要市场的世界名牌公司,由于欧洲消费低迷,导致他们的利润受到非常大的压力,而这样一些公司在中国等新兴市场具有非常高的成长空间,并且他们的团队有意愿到中国来发展,这样的企业就可以投资,帮助他们在中国增长。

当然,这对于郭广昌个人来说,意味着将比创业时候更加忙碌。很多时候,他需要在两小时内完成六七个会见,从一个会见地点到另一会见的途中,还要参加五六个电话会议,而直到现在,每个复地的地产项目他还是会几乎都参与去找、去看。

以前每到礼拜六、礼拜天,郭广昌总会去打一场高尔夫球,而现在已经基本戒掉了,每到周末争取给自己六个小时,用来练太极拳,然后陪小孩玩两个小时,然后再学两个小时的英语。

“有时候觉得很累,何必呢?也不缺什么,生活质量好像比较差,该怎么安排自己的生活。”在复星集团近期的一次内部会议上,郭广昌谈到“退休还是再创业”的问题时,如此坦言。“完全靠钱,真的很难一直保持那种创业的冲动,真正的动力,一定是来自于你内心深处,你真正认为这样做是有价值的。因此,在复星20年的时候,我们一定要选择再创业,我们一定要重新开始,我们一定有能力、有信心、有干劲,把复星带上一个新的高度。”

 

而对于复星来说,目前的确仍有提升高度的空间。2007年,当复星国际(00656.HK)上市第一天,开盘报价10.98港元,高出招股价19%,身为董事长的郭广昌,也因为持有复星国际30亿股(据此估算其持股价格超过320亿港元),而在当年以100亿的身价跃居胡润富豪榜第11位。而截至记者发稿时,复星国际的股价只有5港元左右,等待郭广昌带领他的团队进一步证实自己的价值。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